一口甜甜的獠牙

「男神x你」叁 孙悟空(上)

#男神与你的故事
#第三发 孙悟空
#ooc属于我,糖属于男神和你
#接受点人点梗
#猴哥的好难写啊!!

01
你故作镇定地抬起街边小贩卖的铜镜,借机迅速四处观察,确定已经摆脱了所有家里跟着的人,轻轻舒了口气。

终于成功跑出来了。想让自己做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和见都没见过的人成婚?不存在的。

你忍住想仰天大笑三声的冲动,走进一家客栈,洗掉了一身胭脂,换了身轻便的男装,再出现时已是清秀温润的公子了。

京城里最让人头疼的小姐,恐怕就是自己了吧。你开心的啃着刚买到的糖葫芦,毫无心理压力的这样想着,继续在街上闲逛。

在僻静的小巷里躲过又一波侍卫的搜查,你皱着眉嫌烦,寻思着玩个大的,干脆逃出京城好了。你的性子举止哪点都不像个当朝丞相家的嫡长女,唯独雷厉风行果断干脆这点继承了父亲,做了决定就毫不犹豫地往城边走去。

花了点钱买通守城的小侍卫顺便给父亲带了个信,骑了头从村里老农那搞来的驴,你乐颠颠地上路了。

殊不知,此行竟遇上了一桩……

大桃花。

02
不知不觉已经只身出城了半月有余了,一路上,你算是看遍了以前从未见过的人间百态,也亏得你天生聪慧机敏,亦或是把先生天天念叨的为人处世之道听进去了些,虽遭遇了些波折,却都被你一一化解,也算是有惊无险。

正是盛夏繁花方盛的时节,景色虽美,阳光却有些晃眼,你擦了把头上渗出的汗,四处眺望着想找个地方乘会儿凉再继续前行。不远处有座树木繁茂的小山,你眼前一亮。

牵着小毛驴在路上拐个弯儿,你信步行至山下。轻风拂过,林叶簌簌,阳光从层层叠叠的绿叶间洒下,在林间投下细碎的金色光斑。你微微眯着眼享受此刻的清凉,正想坐下,却听见树林深处传来若有若无的潺潺水声。

心中一动,你寻着水声往林间又走了些,却见眼前陡然开朗,约莫是林间的一小片盆地。溪水从中欢快地流过,盆地内长满了桃树,此时正结满粉嫩圆润的桃子,沉沉地缀在枝头,看着颇为诱人。

你看着桃子咽了咽,手上已熟练地卷起了手袖。

毕竟从小爬惯了院子里的树,你爬起树来比别的女孩子麻溜多了,没怎么费力便把几个桃子摘到了手。把桃子兜进怀里,你美滋滋地爬下树准备大快朵颐。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何方妖孽!”

03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孙悟空?

你抱着桃子,看着用一根长的很像金箍棒的铁棒指着你的人,不,猴,将信将疑地盯着看了半天,在他看起来快要不耐烦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你是…真的孙悟空?”

回答你的是急剧靠近的铁棒和随之而来的眼前一黑。这应该是是真的孙悟空了,你在晕过去之前这样想着。

再次头痛欲裂地醒来时,天已黑了。你揉着肿起的后脑勺撑起身体,发现自己被人移了位置,正安详地躺在一颗大树的树根下。不远处燃着熊熊的篝火,敲晕你的罪魁祸首正坐在篝火旁津津有味地啃着你白日摘的桃子。

见你醒了,他抬眼看了你一眼,扔了个桃子给你。你慢吞吞地啃着桃子,见他似乎没有再伤你的意思,纠结了一会儿逃跑与否,最终因为寒凉的夜风小心翼翼地凑近了篝火。

“区区凡人,为何擅闯这桃林?”僵持许久,在啃完所有桃子之后,他先开了口。你正陷在长久的思考里,被他吓了一跳,斟酌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不想听家里安排。”

“不错,是个有意思的凡人。俺老孙看你摘桃功夫不错,不如留在比处替我摘桃,包你躲过家里的追查。”

你就是不想自己摘桃而已吧!你稍作思考就答应了他,顺便默默腹诽了一句。

04
在桃林的日子比在丞相府里快活多了,虽然他把你当个男人使唤。自己选的男装跪着也要穿完,你苦不堪言地这样安慰着自己。

转瞬间今年的桃也快结完了。又是被逼上树摘桃的新一天啊。你望着远处的初升的晨曦,轻叹了一口气。在外躲避的日子也差不多了,是该回家解决问题了。

你心思一转,唤了一声正叼着根草在树下发呆的猴:“猴哥,在这桃林里待了那么久了,等桃结完你要去哪儿啊?”

猴子眼珠一转,早已听出了你的言外之意:“怎么?你有好去处?”

“人间的京城,可热闹了。猴哥想随我去玩吗?”

“哦?听起来有点儿意思。”

“那可不是,还可以去我家里玩儿,有好多好酒哦!”你弯着眼睛笑了笑,循循善诱。

“也罢,来这人间走一趟,随你去就是了!”猴子眯着眼睛看你笑,半响这么说了一句,吐了叼在嘴里的草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他略作思索,摇身一变化作人类模样。你从未见过他这副模样,下意识地盯着看。一头半长的黑发随意地束起,留着些凌乱的碎发遮在额前。略带些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意外的光滑细腻,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角仍旧挂着那抹只属于他的不羁的笑。这副样貌,哪怕放进京城那群佳公子中,也是最显眼的那个。你不由看的入了神,半响没回他话。

他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回头正要叫你,见你这副魂不守舍的盯着他的样子竟少有的害羞起来,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呆子,别看了!还不走?”
你回过神来,脸刷地羞红了,有些手忙脚乱地想爬下树,可不知怎的,平时能毫无障碍爬上爬下的树,今日却爬的跌跌撞撞。你越爬越慌张,终于脚下一滑摔了下去。

完了,又要被嘲笑了。你回想起上次掉下树被他狠狠嘲笑的往事,懊悔地闭上眼睛,在心中祈祷这次掉下树的姿势不要太难看。

……

你却意外地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有力的臂膀把你牢牢拢在怀里,你能感觉到他温热的吐息轻扫过你耳侧,身上高于常人的体温似乎能灼伤你。你惊愕地睁开眼,红着脸呆呆楞楞地与他四目相对。良久,他轻笑一声放开了你:“嗤,傻丫头。”

你扶着树傻站了半天,捂着胸口试图抚平自己过速的心跳。等你冷静下来再抬眼找他时,他已快要走出你的视线了。你抬脚去追他,脑子里却还是反反复复回响着他那句“傻丫头”。想了半天你突然觉得事情不对,连忙气喘吁吁追着他想问明白。

你忸怩了半天不知如何开口:“你…你知道我是……”是个姑娘了吗?

他看看你但笑不语,指了指自己的双眼,“真是个呆子。”

对了,你差点忘了,他还有火眼金睛呐!你懊悔地拍拍自己脸颊,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忍不住打了他一拳:“那你还天天那么使唤我,臭猴子!”

他任你打在他结实的后背上,嘴角得逞般的笑容更深了:“谁让你不自己说,呆子。”

TBC.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