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甜的獠牙

「男神x你」圣诞节特别篇 庄周

#圣诞节联文 庄周x你
#师生paro
#ooc属于我,庄周也属于我
#我写不出男神万分之一的好,哭哭
#梗“发间的落花”“哭泣时覆上眼的手”来自男你墙,特此感谢!

『01 发间的落花』

“今天的课就到这里。”青色发丝的年轻男子声音清浅,低沉柔和,结束了整节课。老师的颜再美也抵不过午饭的诱惑,学生们收拾起东西,陆陆续续离开了教室。只有你没回过神似的,仍旧在看着他。

庄周低头用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收拾起书,离开时抬眸看了看仍旧坐在第一排愣愣盯着他看的你,笑道:“还不走?”

你回过神来,羞于盯着他看到走神,红着脸掩饰般收拾起桌上的笔,嘴里应道:“这就走了。”

他不再说什么,朝你温润地笑,然后转身离开了。待他的身影从教室门口彻底消失,你却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有些苦恼地捏了捏眉心。

究竟是什么时候,对庄周动了别样的心思?

……

颜值与教学质量双高的年轻男老师迷妹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起初你也只是众多迷妹的其中一员,甚至不那么狂热。而莫名其妙发展成如今这样……只是一个意外。

你算是个小小的写手,常在空闲时写些散文诗歌之类的发在个人主页,也意外地能收获些不错的评价,大学之后就更乐于此道了。而比起吵吵闹闹的寝室,离宿舍楼不远的校内咖啡馆显然是码字看书的更优选择。几个月前的周末,你像往常一样抱着电脑去了咖啡馆,缩在惯常靠窗的角落里准备晒着太阳舒舒服服地肝一下午。

你很快进入状态,不知不觉间已是几个小时过去。回过神来剩下的半杯咖啡已经凉了,你揉了揉发胀的眼睛,抬头看看远处缓解疲劳。

这一看,却看见了不远处的庄周。你恍惚间以为自己看走了眼,站起身再次确认,却一瞬间再也坐不下来了。

你与他之间隔着咖啡馆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他半坐半靠在室外的木质躺椅上,半边脸颊被一旁的遮阳伞挡在阴影下。午后温柔的阳光落在他另外半边脸颊,将庄周本就白皙的皮肤照的几近通透,甚至带上了淡淡的金色。半明半昧间他安然地捧着一本书看,鎏金色的眸子微阖着,细密的长睫上下相交,在眼底投下小小的阴影。微风拂过,疏影横斜,不知何处飘来的粉色花瓣悠悠落下,散落几片在他的发间。

你几乎是下意识地想伸手为他取下发间的落花,直到指尖触到微凉的玻璃时才愣了愣清醒过来。你脑中不知为何飘过“神仙看书”几个大字,有些羞于自己刚刚一瞬间的沉沦,准备趁庄周还没发现时赶紧坐下来避一避。而就在此刻他察觉到了你的目光,抬眼向自己这边看来。

他也许是记得你的,愣怔几秒之后勾起温和的笑,鎏金的眸子中仿佛流淌着最纯粹的阳光。你本就像干了坏事被抓包似的,带着莫名的心虚,被他这么一笑脸上瞬间升腾起热度,就差头上冒烟了。你捂着脸鸵鸟状趴回座位上,加速的心跳声回响在自己耳边。

从那次之后,你就对庄周多了些除了迷妹之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他则在数次在咖啡馆碰见你之后在课上有意无意地多关照你一些,你有了问题也常常同他探讨,惊讶地发现他与你在诗歌文章方面有着惊人的共同语言,渐渐有了些知交意味。

你发现自己逐渐沉沦在他温润如玉的笑容和渊博的学识之中,而他却似乎对谁都如此,温和有礼却带着疏离,一如他好听却微凉的嗓音。你亦心知师生之间的别样的感情对于循规蹈矩了十几年的你来说太过惊世骇俗,永远都无法说出口,于是也只能对他保持着该有的距离,却也心甘情愿日复一日沉浸在甜蜜的痛苦中,颇有些饮鸩止渴却越陷越深的感觉。

到底该如何是好?你从回忆中抽身,对着空无一人的偌大教室发呆,愁眉不展。

『02 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惯于通过文字表达感情的你将种种复杂心绪灌注进作品里,竟不由自主写起了从未尝试过的小说,取名《发间的落花》,男主字里行间皆是庄周的影子。幻想与现实在你的笔下纷繁交织,很快便引来大家的关注,热度竟很快超过了你之前的其他作品,甚至引来了你圈内男神的关注。

当你看到那个名为“子休”的ID给你的小说点了赞并评论道“不错,我很喜欢。”心中的雀跃与骄傲之情自不必言说,但短暂的兴奋过后,你沮丧地发现你的心情似乎没有随之轻松起来。

果然是喜欢上庄周了吧,连男神给你点赞都开心不起来了。你望着咖啡馆窗外飘落的雪花,惊觉从那日惊鸿一面至今,你已经喜欢了他半个春秋。咖啡馆里的BGM一改往日温和的轻音乐风格,放起了欢快的《jingle bell》,挂满饰品和小彩灯的圣诞树在柜台旁闪着五彩的灯光,不远处坐着一对小情侣,正亲密的说说笑笑。

你看着这一幕,越发觉得悲从中来,无奈地拍拍脸颊回过神来准备开始码字。下一秒你却看见你心心念念的那个身影出现在视线里,买了两杯咖啡后直直向你走来。

你呆呆地看着庄周在你面前坐下,把冒着热气的咖啡塞进你手里,然后脱下手套,用修长好看的手指整了整他的围巾,朝你温柔的笑了笑,问道:“最近可是有什么心事?怎么日日发呆。”

也许是圣诞欢快的气氛给了你勇气,也许是戴着围巾关心你的庄周太过温柔,也许是手里那杯发烫的咖啡烫进了你心里,总之你突然就有了倾诉的勇气和欲望,只是还未开口眼眶便不争气地红了,声音也不由自主地带了些许哽咽:“老师,我……”

他见你如此,一向深邃不起波澜的眸子里竟泛起些许涟漪,有些手足无措般轻声安慰道:“别急,慢慢说,我在呢。”却不想你听了这句话后压抑许久的欢喜和纠结瞬间爆发出来,一时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大颗大颗滚落在脸颊上。

他颇有些头疼地抽了几张纸递给你,你抖着手接过,边擦着眼泪边豁出去般抽噎着说:“我…我喜欢你,老师,对不起……可是我忍不住……”

说出来的瞬间,你如释重负,心中带着尘埃落定的残酷快意和绝望。可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和庄周维持着如此亦师亦友的关系,又忍不住哭了出来,再也顾不得他作何反应。

因此你也错过了他听到你的告白时眼底漾开的温柔和忍不住勾起的唇角,随后他起身走到你身边,柔软的手掌带着温度覆上你的双眼,俯身在你耳边温柔道:“别哭了,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

你被他突然覆上眼的手和在耳边响起的温柔嗓音冲击,一瞬间竟真的停止了哭泣。耳朵却不受控制地迅速发烫,心中那点小到快没有火苗的被他的动作点燃,又迅速地熊熊燃烧起来。

他见你不哭了,松了口气般在你耳边轻叹一声,一字一句娓娓道来。

“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我的笔名,是子休。”

“我很喜欢你写的《发间的落花》,也很喜欢你。”

THE END

p.s.圣诞节快乐!!子休他有那么好!!我爱他!!!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