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甜甜的獠牙

「男神x你」贰 诸葛亮 附赠彩蛋

#男神与你的故事
#第二发 诸葛亮
#ooc属于我,糖属于男神和你
#接受点人点梗只要不嫌弃我ooc
#有彩蛋!

「贰 诸葛亮」
       他是你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是从小到大永远胜你一筹的童年阴影。

       只为了让父母少唠叨你几句,你从小到大倾尽全力追赶他,可无论如何努力,你也只能堪堪触及他的背影。正如一起考入本市最好的高中,他云淡风轻拿了入学考年级第一,而你不知道挑灯夜战了多少个夜晚,才勉强踩上分数线。

       可能唯一能庆幸的是你在长年累月追赶他的过程中养成了从不放弃的好习惯,即使是面对令人头痛的数学题。你叹了口气,偷偷看了一眼被几个女生围着叽叽喳喳问题目的他。换做平时你一定也会趁机听个究竟,可前几天你架不住邻座女生的哀求替人给他递了情书,不知又触了他哪片逆鳞,连续几天对你黑着张脸爱理不理,连你给他带的早餐他都一口不碰。不会是妹子的情书文笔太差了吧?早知道就先看看再给他了……

       你没边没际的胡思乱想着,目光触及即将指向下课时分的时钟,又慌忙将思绪拉鬼下课就要交的数学题上。走投无路,只有硬着头皮去求他了。你不情不愿地磨磨蹭蹭靠近他的座位,他抬头看了你一眼,没等你开口就说了一句让同班同学津津乐道到毕业的话。

       “智商太低会传染,离我远点。”

       好在你早就在从小到大的相处中习惯了他的毒舌,好脾气地忍住了当场和他翻脸的冲动,在全班人的哄笑声中冷着张脸转身回了座位。

        你深吸了几口气压下怒意,正想着下课就把他揪出去说个清楚,同桌却递了张写着你名字的纸条给你,同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你一眼。你莫名其妙接过纸条,目光在掠过纸上漂亮的字体时顿了顿。是他的字。你满腔的怒火不知为何突然熄灭了大半,轻颤着手有些紧张地打开了纸条。

       “早知道你不会做,笨蛋。”后面是他手写的详解答案。你还在盯着纸条发愣的时候,同桌已经凑过来看了看然后大呼小叫着“死傲娇的爱”起身去收作业了。你瞪了同桌一眼,嘴上说着“没有的事”低头慌慌忙忙赶作业,掩饰加快的心跳和心中小小的雀跃。

       其实,是有那么一点喜欢他的吧。

        ……

        终于熬到了放学时间,你习惯性的看了一眼他已经空了的座位,叹了口气离开教室。明明早上似乎已经和解了,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等你一起回家呢?数学好的人真难理解……你有些落寞的想着,费力的折腾着以往都是他帮你背的书包,摸出手机玩着慢悠悠走上了回家的路。

        “喂。”手机突然被人抽走,少年的嗓音近在咫尺,你心里一跳抬起了头。他依旧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留给你一个高傲的下巴。发愣间他已动作熟练的接过你的书包,还顺手敲了你的头:“再玩就撞电线杆了,笨蛋。”你按捺着因为他的等待而愉悦起来的心情,揉着头小心翼翼试探他生气的原因。他因你的迟钝而微皱起眉,眼中划过一丝无奈,像下定决心搬突然牵起了你的手。

       肌肤相接时温热柔软的触感从手心一路传至心间,少年稍微用了点力不让你挣脱,牵着你一路往前走。像有烟花在你脑海中绽开,热意从脸颊迅速蔓延至耳根,烧到心脏,它便不受控制的砰砰乱跳。千万种思绪闪过,而你却不知如何开口,但有什么在这兵荒马乱中在你心里沉淀,变成一种确定的欣喜,充盈在心中。你渐渐冷静下来,唇边的笑意却怎么都止不住,加快脚步与他并肩。

       你侧头注视着一直以来都光芒太盛让你不敢直视的少年。不知不觉间,他已从你记忆里那个小正太长成了高挑挺拔的翩翩少年,侧脸的线条有着同龄人少有的精致,长而细密的睫毛掩着好看的眸子,白皙的脸颊因为你的注视而微微泛红。你忆起他学习时专注的样子,认真的他眸子总是熠熠生辉,像战场上神机妙算的军师,永远是引领你前行的动力,也永远让你心安,因为只要有他在就能战无不胜,所向披靡。

       你的思绪在注视之间越飘越远,而他却在你的视线下越发害羞,终于在拐进小区里绿树掩映的紫藤花架下一把抱住了你,把你的脑袋按紧在胸口。

       少年的声音闷闷的:“看什么看,不准看。”而你耳边只剩下他有些快的心跳和身上淡淡的清香。你笑着不安分地动了动,他立刻加大了力度把你抱紧,你得逞般偷笑,刻意逗他:“干嘛抱那么紧呀?”他察觉了你话里的调笑,却没有推开你,俯身凑近你的耳边吐露心意:“喜欢你呀,笨蛋。”

       你被他少有的坦率惊异,又一次涨红了脸颊。他再次占据上风,勾起唇轻笑,在你盯着他距离过近冲击力加倍的脸愣神时伸手挑起了你的下巴。他额间的碎发快要触到你的脸颊了。你紧张又期待地闭上眼睛,而少年柔软的唇瓣最终只是轻轻落在你的额头,一如他对你的那份心情,温柔又周密的守护着你,却从不说出口。

        这大概就是青春最美好的样子吧。

THE END

年轻真好.jpg
还有个小彩蛋 快继续看!

「彩蛋 Ending 2」
        他额间的碎发快要触到你的脸颊了。慌乱之中你说出口的话总是不过大脑:“你、你不是说智商太低会传染吗?不要离我那么近!”

        他顿了顿,竟忍不住笑了出来。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你耳畔,你正在心里狂扇自己耳光时,他突然敛了笑意吻上你的唇,猝不及防的你被他夺去了呼吸,只能任由他吻遍你的唇齿。

       ……

       绵长的吻结束,你羞的软趴趴埋进他怀里喘息,他则心满意足的揽着你顺毛,噙着笑意轻声在你耳边诉说。

        “被你传染我乐意,怎么了?”

真·END

评论(7)

热度(164)